网站首页 |今日要闻 |县区 |热门视频 |热门论坛 |房产 |汽车 |财经 |健康 |生活 |企业 |乡镇 |党政 |教育 |时评 |本地 |权威发布
二战美军怎么让B25从航母起飞轰炸东京?
更新时间:2019-08-13 03:57:56 点击数:57 

  B-25是双发中型螺旋桨飞机,从甲板起飞距离足够了。涡轮螺旋桨引擎的拉力作用非常强大,起飞距离本来就很短,外加航母逆风高速航行产生的至少40节以上的迎面甲板风速,只挂了少量炸弹的B-25只需要60米就能起飞。

  B-25轰炸机(英文:B-25 Mitchell),是美国研制的”米切尔“型轰炸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全球战场中最为优秀的中轻型轰炸机之一。该机以“米切尔”命名,以纪念一战中美国指挥官威廉·米切尔(William Mitchell),B-25轰炸机也是美国空军为数不多的以人名命名的飞机。

  二战中被应用于吉米·杜立特(Jimmy Doolittle)策划的对日本本土的轰炸。任务名称为空袭东京,原本计划由24架B-25飞机编队进行,但由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无法装下那么多B-25,最后确定为由16架B-25完成任务。

  1942年4月1日,飞机及机组人员登上航空母舰。次日由加利福尼亚出发。但是4月18日在距离日本约1300公里海域处,被日本巡逻艇发现,航空母舰不能继续前行,杜立特决定提前起飞。

  8时18分,杜立特第一个起飞并成功,跑道还剩下约30米没用上。剩下15架B-25也在9时21分前陆续成功起飞。他们采取单机跟进的纵队,于12时30分飞临日本上空并投掷炸弹,之后飞向中国,但因提早起飞,有部分B-25燃料耗尽坠毁没能到达中国的机场。

  B-25轰炸机在太平洋中战争有许多出色表现,战争中期,B-25参与使用了类似鱼雷攻击的“跳跃”投弹技术。飞机在低高度将炸弹投放到水面上,而后炸弹在水面上跳跃着飞向敌舰,这提高了投弹的命中率,并且经常炸弹在敌舰吃水线以下爆炸,杀伤力增大。

  另外,整个太平洋战争中,为适应战事的需要,B-25进行着不断的改装。例如,1943年,在两栖支援任务中,美军发现飞机的扫射比投弹能够更有效地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所以对B-25的机炮进行了加强和改装,改装的最终结果竟然在B-25G型机头上加装了75mm的M4谢尔曼的主炮,这是二战实战中飞机上的最大口径的火炮。

  在1943年的新不列颠和俾斯麦海等的战役中,这种75mm火炮对付运输船和登陆艇等移动迅速的小型船只非常有效。实际上直至战后AC130上的105mm榴弹炮的出现才超过了B-25G的记录。但1944年时,M4火炮已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目标,北美就拆掉了可移动的机头而改装成二战结束时的最终型号B-25J,主要用于完成其轰炸任务,但其各个方向上仍装有18挺0.5英寸的机枪。从B-25改装的情况就可以对其广泛的用途窥见一斑。

  抗日战争期间,中国空军共计获得约100架C/D型和131架G、H/J型(含中美混合联队),战损约30架。其中,1943年6月起,开始获得B-25C/D,主要配属中美混合联队第1大队第1~第4中队,每队各10架。

  最初得到装备的是第2中队,在印度完成训练后于1943年使用B-25D先行投入常德会战,当时涂装还是美国陆航样式,只是将美国机徽涂去换成中国空军标志。

  1944年初,第1大队开始换装B-25H,随后于5—6月间获得G型,秋季又换装J型。按照分工,C/D和J型主要用于对地面目标轰炸,G/H主要用于东南沿海和南海巡逻攻击日军海上舰船。

  抗日战争胜利前,中国空军选派第2大队前往美国受训,拟再接收1个大队的B-25,训练期间抗日战争结束,该队转训C-46运输机,后改编为空运部队。

  抗日战争胜利后,所有B-25全数编入空军第1、第2大队,最多时达到64架,后接收50余架美方遗留的B-25,将数架由B-25D改的F-10侦察机交第12中队使用;将2架B-25D改为空军正、副司令官专机,归空运第10大队管理[3]。

  中国空军以租借法案方式获得B-25,1943年起8月起开始加入中国战场,接替日趋老化的SB-2,成为中国战场的战术打击任务主力;换装此型机的部队为中美混合团第一大队与中华空军第二大队,早期使用的机种为B-25C/D型,抗战后期才陆续补充B-25J型。

  B-25因为具有足够的载弹量与对地扫射火力,主要用来打击日军在中国战场的交通线与补给线,包括在长江甚至是香港或海南岛的日军船队;在重大会战时会支援前线支援任务,如常德会战期间B-25多次与战斗机部队偕同攻击日军集结部队施以压力。偶尔也会实施战略轰炸,如1943年11月25日中美空军轰炸新竹机场也有B-25参与 。

  1948年辽沈战役后,人民解放军第一次缴获2架该机,后加上起义归来和各地缴获,经维修可用者5架,均为J型。1949年5月4日,空军B-24M轰炸机偷袭北平南苑机场,被毁2架,余下3架编入同年3月在东北组成的“战斗飞行大队”第1中队和同年8月15日在北平组成的“战斗飞行大队”。

  1949年4月7日,空军第1大队3中队中尉飞行员梁惠福、汉口警备区少尉排长黄琪玲(起义将领92军军长之子)和小学教员王亚蒙(女),乘着黎明前警戒松懈混入机场,驾驶1架美制B-25轰炸机从汉口机场强行起飞,降落在郑州机场。

  1951年3月27日,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4年2月19日,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就读于湖南工业大学服装设计专业,休学在家。热爱社会科学,博览群书。现在私人企业打工,上网时间充裕。

  是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太平洋战争中1942年4月18日美国派出轰炸机由吉米·杜立特中校指挥16架B-25米切尔式轰炸机轰炸日本本土包括首都东京在内的几座城市。以作为对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的报复。在美国战争史中,这是惟一一次美国陆军航空队的轰炸机在美国海军航空母舰起飞执行的战斗任务。由于这个任务是由战前曾是著名飞行员的吉米·杜立特中校一手策划,所以又称“杜立特空袭”(Doolittle Raid)。

  1、B-25是双发中型螺旋桨飞机,从甲板起飞距离足够了。涡轮螺旋桨引擎的拉力作用非常强大,起飞距离本来就很短,外加航母逆风高速航行产生的至少40节以上的迎面甲板风速,只挂了少量炸弹的B-25 只需要60米就能起飞,这就是排在大黄蜂号甲板最前端的队长杜利特的起飞距离。

  将飞机上所有没用的附加零件全部拆除,拆除防护钢板和一些不用的器械,使整个飞机达到最轻的状态,为了减轻飞机重量去掉了很多飞机设施,油料事先都是经过计算的 ,虽然提前起飞了 ,多加装的油料还是够使了。

  当时所用的飞行员都是从全国选出来的(杜立特亲选),都是比较优秀的,包括机组,没有新手。每一艘航母的头几架飞机都是由老飞行员驾驶,因为这些飞机的起飞距离相对后面的都较短,自然对飞行员技术和心理素质有一定的要求。当时杜立特就是他所在航母的第一架飞机。后来同样是剧史料记录,当机群轰炸完东京往中国方向飞行时,很多飞机还没等看到海岸线邮箱警报就响。但是杜立特尔的飞机在飞临中国海岸线时邮箱里竟然还有剩余油料,可见这位老鸟的飞行技术的确不一般!

  展开全部16架B25,64枚250公斤炸弹外加一枚勋章,在东京上空还和东条英机的座机打了个照面。。。一架受伤的飞去海参崴了,其余的因为没油大多数在浙江江苏迫降,75名机组人员3人遇难,8人跳伞被俘(4人幸存至战后)其余则辗转到达中队占领

  1942年3月下旬,日本政府宣布,将在东京举行一次全民防空演习。它强调说,这次演习纯属预防,因为没有一架美国飞机能够飞近日本本土。这次演习将于4月18日早上9点开始,防空警报将要拉响3个小时之久,基地在本州的日本飞机将飞到东京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保护伞。

  空母舰从旧金山出发了。这艘航空母舰上面有16架B-25轰炸机、海军中校杜立特以及其他31位飞行员,还有48位空勤人员也在这艘航空母舰上。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在4月18日,也就是日本进行防空演习的当天空袭东京。

  杜立特将要进行的空袭被认为是整个战争中对敌人的针刺行动,它并不是美国的一次冒险行动,而被认为是一次为了提高士气、鼓舞军心而采取的行动,这是因为,自从5个月前宣战以来,到处充满了美军在世界各地遭受挫折的坏消息。

  这次行动还有一个不便说出的目的,那就是这个在美军历史上最大胆最富有想像力的行动,也就是轰炸东京的行动,将会使日本军阀在整个太平洋国家中大丢其脸。

  4月18日下午8∶18(东京时间7∶18),杜立特率领他的中队从“大黄蜂”航空母舰的甲板上起飞,迎着40节的大风,直向几百英里外的东京方向飞去。墨菲定律马上得到应验,那就是,“只要事情能向坏的方向发展,那它一定会向坏的方向发展。”

  大多数B-25轰炸机迷失了方向,它们从各个方向接近东京,一些飞机向海岸线发动了进攻,而另外一些则从西海岸飞向东京。最让人惊讶的是,机器故障、恶劣天气以及人为错误所造成的结果却像一个天才专门设计的那样,日本防空部队的指挥官对这些进攻飞机的来源彻底搞不明白了。

  因为日本的高级军官曾保证过,美国飞机根本不可能接近日本本土,杜立特的飞机在飞过日本的巡洋舰时,这些日本的庞然大物竟然没有注意它们。中午11∶55,杜立特以及跟在他身后的几架B-25轰炸机到达了本州海岸。然后,他们飞直线直抵东京。

  在飞往东京的途中,数以千计的日本人抬头看见了他们,并且向他们挥手——这些人确信,这是他们自己国家的飞机。到东京的时候,3小时的防空演习已进行到了尾声,用来阻碍飞机的气球正被往下拽,交通也恢复了正常,街上的行人还聚集在马路边的人行道上观看日本战斗机的空中表演。

  中午12∶15,第一颗美军投掷的炸弹在东京市区爆炸。东京的防空部队,毫无疑问地认为爆炸声是防空演习的一部分,胡乱地朝杜立特飞机的方向开了几炮就停了下来,没有一个日本人想打下自己的飞机。

  在空中,日本的战斗机看到这些美国轰炸机,也以为它们是防空演习的一部分,都毫不停留地飞了过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向世界夸下海口说没有任何人能够靠近本国海岸的日本高级军官所指挥的防空演习,竟然给杜立特率领的中队空袭日本带来了绝佳机会

上一篇:北京大学决定补录被退档三次考生 考生班主任:感到很高兴

下一篇:第十三届“滇池文学奖”颁奖典礼举行 两位云南作家获奖